第2169章 一片好評收官了(大結局)(第1/2頁)

作品:《步步為局

        距離趙啟榮等人被市紀委帶走已經有三個月左右的時間,在各種證據面前,狡辯顯然是沒用的,相關部門也對此事做出了最終的判定。

        凌志遠得知這一消息之后,并沒有太過于驚醒,心里反倒是有些失落,幾個重要位置的人被趙強生拖下水,以前都和孟嘉豪一樣,一人說了算,這也導致了下面人基本上都是混吃等死的貨色,偶爾有幾個能力強一點的,卻又不善于溝通。

        總之這三個月,凌志遠可以說是忙得焦頭爛額,電器城的項目也全面開工,最終交給了市里一家大型的建筑公司和省城的一家合資公司共同完成。

        為了能夠迎合省里的發展大計,凌志遠特意安排副縣長陳秋平盯著項目的進度。

        常務副縣長的任命市里已經同意,應該在最近就能下來,這三個月里,凌志遠最大的欣慰,可能就是自己沒有看錯陳秋平這個人。

        李儒隆這個常務副局長,在市局的安排下,接任了孟嘉豪留下的空缺,成為了南平縣公安局的一把手,而他在局里的地位,要比當初孟嘉豪高了很多,畢竟他是真的從大家的角度去考慮問題。

        科苑化工的搬遷,也已經提上了日程,由于一些外部的因素,上市的事情暫且被擱置了下來,所以在縣里的積極調動之下,這才將搬遷作為了下一步的工作重點。

        勤豐鎮的百姓,聽到科苑化工要搬遷,無一不舉手稱快,盡管鎮上有很多人,可能因此要去更遠的地方上班,卻沒有一個人有一句怨言。

        誰都知道要為自己的身體考慮,而化工企業所帶來的污染,以及有毒氣體是最嚴重的,有些時候這些東西你根本就感覺不到,可時間久了之后,身體就會有反應,到那個時候就已經為時太晚。

        轉眼又過了三個月,有一年的春節即將來臨,距離凌志遠到任南平一年也就差那么一兩天,縣委縣政府本打算為此搞一個儀式,被凌志遠知道后給拒絕了。

        “凌書記,我這身體退化得比較快,你看春節之后,是不是可以安排我到一個相對輕松一點的位置上,我這個位置騰出來給更多的年輕人。”喬云天原本是惦記著縣長的位置,可他在看到了凌志遠雷厲風行的手段之后,便放棄了這種想法,至于為什么,或許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凌志遠沒想到對方會這么說,道:“喬書記是對現有的工作安排不滿意,還是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凌書記誤會了,我真沒有這個意思,就是年紀大了,待在那個位置上已經沒有發揮余熱的能力。”按照喬云天的年紀,退休還得再干個幾年,可他還是如此決然的想要提前退下來,倒是讓人有些費解。

        凌志遠伸手在對方肩膀上拍了拍,道;“這個事情我做不了主,不過我會將你的意見轉述給市里,至于他們是不是會同意,這我可不敢保證,另外在你沒有被調離之前,我還是希望你能夠將手頭上的事情處理好。”

        “這是自然,那我就先謝謝凌書記了。”喬云天長舒了一口氣,或許這就是他現在最大的一個心愿。

        由于要搶工期,春節期間,電器城項目將持續施工,凌志遠考慮到來回的時間,索性也就打算不回去過年,而他的死黨李儒隆,也是跟著決定不回去。

        趙啟榮他們的事情,對市里的班子也造成了一定的影響,何匡賢現在已經是江州的市委書記,真正意義上的一把手,可以說他們兩個人在江州這一畝三分地上,算是站穩了腳跟。

        原本約好了年三十的晚上,凌志遠帶著李儒隆,一起去何匡賢那里吃飯,可是凌志遠最終并沒有過去,而是來到了電器城項目的場地。由于春節書傳統節日,年三十晚上,項目現場的兩家公司全部并在了一起,搞了一個大型的聯歡。

        朔夜不會想到,縣委書記凌志遠,居然會過來和大家一起度過這個除夕夜,從最初的拘謹,到最后歌聲嘹亮,可以說凌志遠徹底的融入了這些人當中。

        也正是因為凌志遠的這才到來,使得整個電器城項目的工期,比省里要求的交付時間,還提起了兩個多月。

        電器城的項目,同時也創造了江州地區的一項紀錄,那就是用最短的時間,打造出了最佳的項目,整個項目耗時一年,零傷亡,一次性驗收通過,不到一個月,電器城的所有商鋪便全部被租了出去。

        科苑化工的搬遷也比預期少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從前期的建設,到后期老廠區的拆遷等等,一切都是有條不紊的在進行著。

        凌志遠這三個字,在南平可以說是家戶喻曉,就在他到任南平第二年的中旬,他更是找到了市里的領導,想要再次爭創全國教育先進城市的稱號。

        用凌志遠的話來說,從哪里跌倒,就得從哪里爬起來,雖然大家都不說,但南平終究還是因為那次的事情,拖了整個江州的后腿,可以說這是整個南平教育系統的一次恥辱教訓。

        市里對這件事倒也很重視,加之凌志遠想要辦好這件事的決心,最終答應了他的請求。

        當時有人覺得凌志遠這是瘋了,在南平干的好好的,為什么非得要多這個事,搞

一分快三怎样买大小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