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蒜蓉番外7(第1/4頁)

作品:《我的身體被穿過

        小蒜蓉番外7

        沈蓉蓉最不像她媽媽的地方是她在感情上的遲鈍。

        所有人都看出陳迦喜歡她,只有她自己不知道,還自以為兩人是好朋友,兢兢業業的扮演著掛名情侶的角色。

        每次看到她這個樣子,陳迦都不知道該慶幸她的遲鈍,還是該怨恨她的遲鈍。

        不過不管心里如何翻江倒海,他依舊遵守了自己對沈昀的承諾,在自己能夠配得上s·m的繼承人之前,不會向沈蓉蓉透露一個字自己的心事。

        他喜歡她,說不上來是從什么時候開始,他眼里就只能看到她一個。

        她一個動作,一句話,甚至一個眼神,都輕而易舉的牽動著他的心,操縱著他的喜怒哀樂。

        整個高中時代,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喜悅居多還是痛苦居多。

        但是他知道,人的一切痛苦,本質上都是對自己無能的憤怒。

        他和沈蓉蓉之間的差距太大了。

        這種差距在高三被拉到極致。

        陳迦只能考慮q大和b大哪個更好,沈蓉蓉卻在準備申請國外的名校。

        他不能離開這里,他爸爸還在住院,出國留學資金也不是一筆小數目,他暫時負擔不起。

        沈蓉蓉有些失落,也有些不舍,看著少年漸漸沉穩堅毅的面孔,明知道他會拒絕,還是忍不住問:“錢我可以暫時借給你,陳叔叔也可以找人照顧,我一個人去國外都沒人陪。”

        陳迦看著越發明媚的少女,笑了:“不用,我們還有寒暑假,而且我還可以出國交換,還可以考研,到時候再去找你。”

        他平時隨和,都聽沈蓉蓉的,但是決定了事情誰說都沒用,出乎預料的固執。

        沈蓉蓉沒有辦法,賭氣:“那我也不去了。”

        “不行!”陳迦第一次沉了臉色,近乎兇狠的看著她,“你必須去!”

        她是s·m的繼承人,她肩負著整個公司數萬人的生計,她必須做到盡善盡美,她注定要光芒萬丈,誰都不能成為她成長路上的障礙,包括他自己。

        為此沈蓉蓉和他生了好久的氣,足足有一個月沒怎么搭理他。

        陳迦近乎自虐一般督促著她準備出國的所有事宜。

        高考之前,沈蓉蓉終于消了氣,扯了扯他的袖子,小聲問:“看在馬上就要分開的份兒上,我原諒你了。”

        兩人正式和好。

        陳迦高考考得非常好,和當初沈昀一樣,是這一屆的理科狀元。

        沈蓉蓉第一次沒有因為成績暗暗憋悶,衷心的祝賀他。

        拿到狀元會有政府提供的獎金,對陳迦來說,這筆錢很重要。

        “你都這么有錢了,就不用一天一塊的還了吧?”

        她家里已經攢了很多很多硬幣了!

        陳迦:“欠債的才是大爺,我說了算。一天一塊,不能再多了。”

        “……無賴。”

        無賴就無賴,陳迦笑看著她,除非哪一天他真的放棄她了,否則這一萬塊錢,他永遠還不完。

        不知道是不是陳迦高考奪冠的喜訊刺激,突然有一天,失去意識將近十年的陳衛平突然對外界有了反應。

        之前陳衛平查的那個案子幾年前就破了,但是缺了一項證據,讓大老虎跑了。

        陳衛平一定掌握了重要的證據,才會被人殺人滅口。

        檢察院安排了人輪番守衛,就怕幕后之人狗急跳墻。

        這天陳迦和沈蓉蓉一起來看陳衛平,剛出電梯就看見一個醫生打扮的男人朝步梯口狂奔而來。

        “小迦,抓住那個人!”檢察院的同志在后面大喊。

        不等陳迦動作,沈蓉蓉手里的包就狠狠砸了過去。

        她小時候也被姜倚瀾操練過,反應速度比一般人要快得多。

        男人被沈蓉蓉撲倒在地,下一秒,她眼前寒光一閃,一柄匕首朝她破空而來。

        緊接著,血花綻開。

        陳迦右手握住刀刃,鮮血順著他的手掌肆意橫流,滴落在她臉頰上。

        他沉著臉,甚至沒有一絲痛苦之色。

        檢察院的同志跑過來,把那人按住,沈蓉蓉冷靜的帶著陳迦去找醫生,辦手續,把他送到手術室……

        一直到手術結束,結果出來,她都出乎預料的冷靜。

        陳迦傷得并不重,只是每到晚上閉上眼,她眼前總是一片血色。

        少年沉著臉,面無表情的抓著刀刃。

        又過了幾天,陳衛平醒來,提供了埋藏十年的證據,抓到了最大的那只大老虎。

        舉國震驚。

        沈蓉蓉出國的那天,她在機場等了很久,陳迦沒有去送她。

        她只收到他一條短信,四個字:“一路順風。”

        醫院復健室內,父子兩個一起復健。

        陳衛平:“真的不去送她?”

        陳迦搖頭。

        他永遠不會去送她,但是如果她回來,不管多大的風雨,他會去接她。

一分快三怎样买大小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