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宗鐸(四)(第1/3頁)

作品:《媵寵

        番外之宗鐸(四)

        宗鐸吃疼了一下。

        如歌卻毫無察覺,繼續逼著追問:“你聽到沒?怎么不說話?”

        酒氣噴灑在宗鐸臉上,如歌的臉已經快貼到他的臉上了,他往后偏著頭,試圖哄她先起來。

        “你先起來,起來后我們慢慢說。”

        “起來?”如歌瞇著眼睛,嘟囔著:“我好不容易才捉到你,起來你就跑了!你快跟我保證,以后不準對那個什么茹兒笑了。”

        “茹兒?她也真不嫌害臊,臉皮厚得比得上城墻,我都沒讓你叫我如兒,她怎么敢說出這種話!”

        如歌說得義憤填膺,宗鐸卻是一愣。

        “你想讓我叫你如兒?”

        “明明我才是如兒,她憑什么讓你叫她如兒!還是咱們先認識了,我跟了你這么多年,出生入死,我還救了你好幾回呢,她算哪顆蔥哪顆蒜!”

        宗鐸的目光復雜起來。

        看著她通紅的臉蛋,喟嘆了一口:“我都知道,也都記得。”

        “那你叫我一聲如兒聽聽?”她氣呼呼地蠻橫要求道。

        見他也不說話,威脅著:“你再不叫,我咬你哦!”

        說著,她真對著他下巴咬了一口。

        宗鐸吃疼,摸著下巴上的牙印,目光晦暗難測。

        “你再不叫,我還咬你!我不光咬你,我還揍你!”她壓在他身上,揮舞著小拳頭威脅著,“你別以為我不敢揍你……”

        “如兒。”

        如歌正準備再湊上去,突然嘿嘿笑了起來。

        “真好聽,你再叫一聲。”她笑得極傻,臉上卻有一點嬌羞之態。

        “如兒……”

        “還要聽。”

        “如兒。”

        “爺……”

        站在門口的進忠快尷尬死了,他怎么這么沒有眼力勁兒就闖進來了,壞了如歌姑娘的好事,就不提如歌醒酒了后會不會揍他,他自己也懊惱死了。

        難得主子碰上這等好事,成了才是喜樂見聞。

        “進來。”

        進忠本來想往后面縮,被宗鐸叫停了。

        宗鐸推開如歌,坐了起來。他咳了兩聲,歇力坐直了:“把解酒湯端來,讓如歌服下。”

        其實如果不去看他下巴上那個牙齒印,以及歪歪扭扭的衣襟,還是蠻有榮三爺的威嚴。

        可惜沒有如果,以至于泄了他的底兒。

        幸虧進忠是宮里出身,什么不懂都可以,就是不能不懂識趣兒,才不至于讓場面太尷尬。

        之后喝解酒湯時,又鬧了一場,進忠根本弄不住如歌,她又不配合,還是宗鐸也伸手幫忙,才把一碗解酒湯灌了下去。

        終于消停了。

        如歌似乎終于鬧騰累了,也似乎是解酒湯起了作用,陷入沉睡之中。

        宗鐸理了理衣襟,正想問問外面的情況,卻突然聽到了一聲慘叫。

        而這聲慘叫似乎拉開了混亂的序幕,外面人聲大躁起來,甲板上響起來來回回的腳步聲,隱隱有人在嘶喊著什么。

        有人倉皇來稟報:“王爺,有人襲擊。”

        ——

        襲擊的人非常聰明,也似乎早有準備,竟選在這個時候。

        島上收拾殘局的人還沒回來,船上人員缺失,而當初雙方為何會選在這座荒島上碰面,就是這座不起眼的小島上竟有兩處難得一見的深水港,可以讓戰船靠岸停泊。

        可由于港口局限,以至于船在進出時都需得小心仔細,以免觸礁撞破船底,平時無事時也就罷,這種時候若碰上了襲擊,即使想坐船遠遁都不行。

        宗鐸順著窗戶往下看去,就見戰船已經被幾艘小型的烏艚船圍住,其中還有些更小的鷹船和網梭船。

        這些船乍一看去不起眼,甚至對比這艘巨大的戰船不值得一提,可恰恰卻是海戰中多數會用到的船只。

        一般在海戰中,大型戰船開戰多數是以炮火彼此試探,再派小型船靠近騷擾,雙管齊下。

        這些小型船的船身不長,卻極為靈活,穿梭在炮火箭雨之間,讓人防不勝防。

        甚至是海戰中的突襲戰,更會頻繁用到,若是船上的船員疏于防備,什么時候被人摸上船都不知道。

        這次就是如此,船上的士兵們根本沒提防會有人在這里偷襲,以至于被人從后方借以繩索攀上船才發現敵人蹤跡。

        可發現時已經晚了,敵人人數不少,前撲后擁的,以至于戰斗當即爆發。

        而同時,隱隱約約還能聽到島上傳來的打殺聲和火銃聲。

        宗鐸的心沉了下來。

        到底是誰?是有人故意阻撓榮順商號和黑龍幫結盟?還是黑龍幫設下的陷阱?

        周副將帶著人匆匆趕來了。

        “殿下,情況不妙,若是換做平時,撞兩下這些船就廢了,可現在進退不得,以咱們的人手根本沒辦法阻止那么人往上攀爬。”

        說話之間,順著窗子肉眼可見又有人

一分快三怎样买大小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