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章 大結局終篇(第1/2頁)

作品:《將軍家的小媳婦

        次年二月。

        大梁的天氣一如既往的寒冷,而畏寒的周桂蘭則是裹著大衣窩在房里,若是仔細辨認,便發現她身上那件大衣,正是前些年徐常林送她的那件狼皮大衣。

        徐梅花看著窩成一團的周桂蘭,嫌棄的皺了皺眉道:“你都懶成啥樣了?眼看著彥妮兒(徐婳祎)的衣服薄了,你就不能做一件。”

        周桂蘭聞言往嘴里塞著牛肉干的手頓了頓,哀怨道:“娘,我一到冬天就犯懶,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說了,這不是有你呢么!”

        徐梅花聞言瞪了周桂蘭一眼道:“有我!我還得給小壯兒做棉衣呢,我要是沒空你還看著彥妮兒凍著啊!”

        周桂蘭聞言撇了撇嘴。

        小壯兒是她哥周大海的兒子,徐梅花一天天拿他當個寶一樣,稀罕的不行。

        “得得得,你就重男輕女吧!我這個姑娘真是不招人待見。我走還不成嘛!”

        周桂蘭撲棱著身上的食物渣子,站起了身。

        “走走走!趕緊走。省的一會兒常林還得找過來。”

        徐梅花大手一揮,便將周桂蘭推出了門。

        周桂蘭搖了搖頭,轉過身就看到一步一步朝這么走過來的徐常林,臉上勾起一抹笑。

        “媳婦兒,我來接你回家。”

        徐常林背對著周桂蘭彎下腰,示意周桂蘭趴在他身上。

        周桂蘭從善如流的趴了上去,給二人打著傘,任由徐常林背著她回家,留下一串串腳印。

        兩人從京城離開之后,徐常林和周桂蘭就回到了大石村,依舊是之前的地方,依舊是之前建房子的山窩,依舊是從前的院落,從前的一切,恍若什么都不曾變過。

        恍若這一年在京城歷經的一切都是一場夢。

        但是肩膀上的那個傷口和抱著周桂蘭腿撒嬌的徐婳祎都在提醒著她,一切都是真的。

        只不過他們又回來了!

        時間走的飛快,轉眼便是夏季。

        大梁在徐天的治理下變得越來越好,官員各司其職,百姓富足。

        徐常林走的時候將身邊的暗衛全部留給了徐天,以備不時之需。

        而經過一年的時間,大梁的朝堂更多的是有識之士。

        比如說年僅12,3歲的杜樹從一眾學子中殺出重圍,被徐天看中,一躍成為大梁最年輕的丞相。

        而此時的周桂蘭懷中正抱著裝滿飼料的簸箕。

        她將飼料揚向嘰嘰喳喳叫喚的小雞仔兒,然后低頭看著抱著自己小腿的徐婳祎,無奈道:“你就不能老實的在屋里待著么?”

        可徐婳祎只是朝周桂蘭伸著手,咿咿呀呀的道:“娘……娘,抱!抱!”

        周桂蘭被徐婳祎磨得沒脾氣,伸手將小人兒抱了起來,朝屋子里走去。

        而徐常林打了一天的獵,回來的時候身邊還跟著兩個小男孩兒。

        一進門便朝著周桂蘭沖了過去。

        周桂蘭驚訝的看著面前的孩子道:“你們兩個怎么回來的?想死娘了!”

        兩個孩子也就是瑞安和瑞寧,即使沉穩如瑞安此時也是眼中含淚。

        “娘親!”

        周桂蘭抱著沖進她懷中的孩子,看向徐常林的眼中也是淚光閃閃,看得徐常林一陣心悸。

        “媳婦兒,別哭。”

        徐常林上前,粗糙的大手擦著周桂蘭臉上的淚珠。

        瑞安和瑞寧的回來也算是他們一家五口人這一年里的第一次團聚。

        又是一夜好夢。

        周桂蘭第二日起來的時候,徐常林已經將今日要做的事情都做好了,沒什么事可做,周桂蘭大手一揮,便帶著一家人出門野炊去了。

        她尋了一個空曠的山頂平地,周桂蘭看著旁邊瘋跑的瑞寧和跟在他身后踉踉蹌蹌的徐婳祎,周桂蘭的心中一陣暖意。

        她也起身,跟著孩子們一塊兒放風箏,兩個孩子高興地不行,跑跑跳跳的,一人一個風箏在天上飛著。

        到了中午,周桂蘭讓人從馬車里拿出一塊藍布鋪在草地上,將帶來的午飯放在了藍布上,帶著三個孩子坐下來。

        剛要吃東西,手上突然多了一個油紙包。

        她抬眼看去,就見徐常林逆光站著,對她露出了一抹笑意。

        “烤鴨,你喜歡的。”徐常林見周桂蘭沒有反應,開口道。

        周桂蘭接過烤鴨,問他:“哪兒買的?不是說要自己烤么?”

        “一會兒帶著瑞安瑞寧去打獵,先吃點做好的。”

        周桂蘭忍不住咧嘴笑,將那油紙包打開,里面的烤得焦黃的鴨肉。

        這香味飄出來,三個孩子就咽了口水。

        趁熱,周桂蘭將那烤鴨拆分了,一家五口圍坐在地上,吃著酥香的烤鴨,解決著他們的午飯。

        兩個孩子也難得活潑,幾個月沒見自個兒爹了,除了剛回來時的生疏之后,他們就活絡了起來,一口一個爹叫得親熱。

        等他們吃完了,又帶著徐婳祎跑去一邊玩了

一分快三怎样买大小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