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7章 【完結篇】兒子隨你,一樣皮!(第1/2頁)

作品:《我家靳先生已上線

        在之后的很多年,他們再也沒有見到過他們。

        只是收到過信件,說是,‘我們過得很好。’

        而所有弟兄:我們???

        沐云煙和靳北越后來又生了一個孩子,算是老來得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對靳連沅太過失望了還是怎么的。

        而最終靳北越還是把靳連戰找了回來,想要讓他接替自己公司的位置,但靳連戰最終也沒有接受,沒多久也就離開了。

        最后靳北越無奈只好學靳連沅,做一個甩手掌柜,將公司交給了信任的人,自己帶著沐云煙和孩子出去旅游了。

        然而在另一個時空里的許微然和靳連沅,隨著時間的流逝,仿佛已然感知到了那些熟悉的人在一個接著一個的離開。

        每當夜空下有流星的痕跡劃過,他們心下都會有一種苦澀的疼。

        她將自己呈現在溫筠的夢里,那已經是她最大限度的努力了。

        那個第一次給過她溫暖和母愛的女人,如今,也已經離開了……

        …………

        回到最初的地方后,沅烈便帶著小樹和沫沫四處游蕩。

        遇見熟人他就介紹給他們自己的媳婦和女兒,像是在說‘我有你沒有’那般的令人頭大!

        導致最后許多人都避著他,生怕他一開口就:“我太太,我女兒……”。

        整個就一炫妻女狂魔!!!

        這種日子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得以消停。

        這天,沅烈帶著小樹來到了逍遙島的藏書閣中,他將當年小樹留下的東西從百納袋中取出交還給了她。

        小樹見到自己的百納袋時眸子狠狠的一閃,她抬手接過,指尖下意識的緊了緊。

        同時耳邊就聽沅烈開口說:“當年你離開后,袋子就自己密封了,我將它收起來,至今也沒有人打開過它。”

        小樹眸子微頓,隨即她施法將百納袋重新開啟,便將里頭的東西都取了出來。

        沒一會兒,地面上便鋪滿了東西,都是些稀奇玩意,且都是當年沅烈給她買的,也有她自己找到的部分稀奇玩意,但不得不說,那也都有沅烈的參與。

        小樹心下復雜,隨即從那里頭找到了那本書。

        書名上的‘禁本’二字依然令人感到心悶而沉重。

        她抬眸看向沅烈,而沅烈也一樣在看她。

        她下意識握緊了指尖,開口說:“當年,我不愿連累你,覺得你能活下去,那就是我最大的心愿了,而這禁本里面確實是寫了破解情咒的辦法,而我當時,也別無他法了。”

        沅烈心下狠狠的一疼,他抬手拉過了她,緩緩的搖了搖頭:“你沒有連累我,當年的事情,是因為我的緣故。

        曾經我打過一個魔界的人,當時他企圖顛覆四海八方的平靜,聯合了眾多人企圖引起紛爭。

        我找到他與他大戰了好些天,但最終我們都受了傷,那會兒他也逃走了。

        再之后他不知怎么就遇上了被逐出師門的黃詩葶,許是黃詩葶說了什么,最后他們找到了你的原身,海設下了那些魔丹的陣法。

        黃詩葶還因此在你的原身上下了情咒。

        可以說是,若不是我,你也不會有那段經歷。”

        小樹輕扯唇角,眼底輕嘲:“原來真是她,當年我就有所猜測,還覺得她怎會變得這般厲害,竟是因為這樣的緣故!”

        沅烈揉了揉她的腦袋,眼底復雜而又堅定:“當年在你離開后我便尋著一些蛛絲馬跡找到了他們,之后便親手了結了他們的性命。

        小樹,那一世我沒能保護好你害你受累,但這一世,我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你了。”

        小樹唇角輕扯,緩緩靠近他:“我們是夫妻,若不是互相扶持,那還算是什么夫妻啊?”

        沅烈眼眸一頓,隨即輕笑了一聲:“你說的對。”

        之后,小樹抬腳就朝著藏書閣中走去,手中拿著那本禁本,邊走邊說:“走吧,是時候把書還回去加封封印了。”

        靳連沅抬腳跟上,唇角忍不住上挑:“封印難解嗎?”

        小樹回眸一笑,眨了眨眼睛:“簡單,傻子都會,倒是我要托付給七師兄保管,依照他的性子,他一定會偷看,然后還會加以改良修善的。”

        他改過之后,相信想用禁本的人,可以不用有那么多的遺憾了。

        說即,小樹已然躍起,隨即她從架子上找到當年暗藏著的那個盒子,將書放進去后,便緩緩的落下。

        隨后她想起了什么,突然她緊緊的皺了皺眉頭,開口對沅烈說:“我們把書交給七師兄后就趕緊走吧,沫沫這會兒該闖禍了,我們得去收拾爛攤子了。”

        沅烈聽及眉心也無奈的跳了跳,可眼底里卻盡是寵溺的顏色。

        隨即他目光緩緩的望向了小樹的肚子,忽然眉毛一挑,開口說:“看這一胎,應該是個安靜乖巧的女兒了。”

        話落,小樹已然到了沅烈的面前,聽及忍不住便瞪了他一眼,說:“兒子隨你,一樣皮!”

  

一分快三怎样买大小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