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1章 番外:夢醒時分(騙錢的)(第1/2頁)

作品:《特種作戰:幽靈部隊

        當1999年的第一場雪從云縫間傾泄而下,飄落在上海的每一個角落的時候,蕭劍揚再一次回到了這座城市。

        跟他一起回來的還有陳靜。早在國慶節的時候她就辭去了工作回國了,參加完蘇紅和曹小強的婚禮后便陪著他回到了赤塔。幾個月來他們形影不離,他去到哪,她就跟到哪,白天他在山林中打獵砍柴的時候她跟在身邊,他沿著鄉村公路一圈圈的慢跑時她跟在后面給他鼓勁加油,在他渴得嗓子冒煙的時候遞上一杯她親自在山林里采集到的樺樹汁;在他坐在波琳娜墳前發呆或者自言自語的時候,她就在他身邊靜靜的看著他;在那些難以入睡的夜晚,她躺在他身邊擁抱著他,在他耳邊輕輕哼著歌,或者講著他們小時候有趣的事兒,有時候他都睡著了,她還在講……她真的是舍棄了一切,什么都不要了,只想陪著他!

        當他猶豫的時候,當他遲疑的時候,當他夾在她與玻琳娜中間,內心陷入極度矛盾,對未來的迷茫,下意識的想將她推開的時候,她只是靜靜的看著他,輕聲說:

        “這一次,為了抓住你,我賭上了一切,你舍得讓我輸嗎?”

        他舍不得。在機場她狠狠咬他一口然后淚流滿面的跑向安檢口的情景猶自歷歷在目,每次回想,他心口都是跟刀剮一樣痛。這樣痛苦的別離,一次就夠了,真的不要再來一次了。

        內心的堅冰就這樣被水一樣的柔情給融化了。最后,在安娜的催促之下,他帶著她踏上了歸途。長達一年的流浪和放逐,他累了,該回家了。

        趙晨菲帶著蕭樂和小虹在火車站出口等著他們,見面就說:“歡迎回來!”

        蕭樂則臭著一張臉,不說話。

        陳靜蹲下去輕輕捏他的小臉,笑:“小可愛,怎么啦?看到你哥哥回來不開心嗎?”

        蕭樂氣鼓鼓的說:“哼,反正用不了多久他還是要走,有什么好開心的!”

        蕭劍揚揉了揉他的小腦袋,說:“這次我不走了。”

        蕭樂不信:“你騙人,我不信!”

        蕭劍揚說:“真的不走了,我就留在上海陪著你,哪都不去。”

        蕭樂嘟著小嘴說:“鬼才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

        蕭劍揚有點無奈:“你要怎么樣才肯信?”

        “除非……”蕭樂大眼睛骨碌碌的亂轉,看看陳靜,又看看蕭劍揚,很認真的思考著,好像忘掉了什么,有點苦惱。小虹偷偷用手向他比了個心,他馬上想起來了,叫:“除非你跟陳靜姐姐結婚,在這邊安家!”

        陳靜臉刷一下變得通紅,蕭劍揚有點尷尬,瞪著這個小不點:“這誰教你的?”

        蕭樂毫不示弱:“你別管!想讓我相信你,你就得跟陳靜姐姐結婚,在這邊安家,不然我是絕對不會相信你的!”

        唉,有時候,小孩子真的比大人還要難搞!

        趙晨菲笑瞇瞇的說:“不能讓小孩子失望哦,不然他會一輩子都對你失望透頂的!”

        小虹用力點頭:“對極了!小樂記性好得很,哥哥你要是讓他失望了一次,他會記一輩子的!”

        好吧,有點趕鴨子上架的味道了。

        回到趙晨菲的家,他的房間一切依舊,東西給擺放得整整齊齊,收拾得干干凈凈,只有枕頭被摔在地上,好像被無數次踢打過,變成了一坨難以言狀的玩意兒。小虹解釋:“是小樂干的。”

        蕭劍揚一怔:“小樂?你把我的枕頭弄成這樣干嘛?”

        蕭樂氣咻咻地說:“誰讓你一去不回,幾乎一年都不給我打電話的?我很生氣,就把你的枕頭當成你來揍,揍得久了,枕頭就變成這樣了!”

        陳靜失笑:“真夠暴力的!”

        小虹捏住弟弟的臉蛋往兩邊拉:“可不是!他個子雖小,脾氣卻不小!幼兒園里有孩子對他動手動腳要打他,你們猜他是怎么做的?他居然一本正經的擺出格斗姿勢,煞有介事地對人家說:‘哥哥,請出手’!”

        蕭劍揚嘴角扯了扯,這不正是小時候的自己么!他問:“打贏了沒有?”

        蕭樂揮了一下小拳頭:“不知道有沒有贏,反正只要是跟我打架的人,都是鼻青臉腫的回去的。”

        陳靜有點驚訝:“班里沒有人打得過你?”

        蕭樂說:“有啊,有好幾個一拳就能打倒我的,但他們還是得鼻青臉腫的回家。”

        陳靜問:“那是怎么回事?”

        蕭樂說:“姐姐幫我打的。”

        好吧,每天下課小虹都會去接蕭樂回家,知道他跟人家打架了之后就問有沒有打贏,打贏了就獎勵一點零食,打輸了……當然是將那個打敗了她弟弟的小屁孩揪出來胖揍一頓!她的態度就那么簡單:甭管是錯是對,我的弟弟只有我和我媽媽能教訓,誰敢動他一根汗毛別怪我不客氣!所以幼兒園里沒幾個學生敢惹蕭樂,一來這小子野得很,拳頭也夠硬,打得贏他的并不多,二來,就算打贏了他,也逃不過女魔頭的鐵砂掌,橫豎都是要鼻青臉腫的回家,何苦來著?

        陳靜格格直笑,對蕭劍揚說:“有點

一分快三怎样买大小单双